軍形第四 譯文

篇第四

●古文部分:

  孫子曰:昔之善戰者,先為不可勝,以待敵之可勝。不可勝在己,可勝在敵。 故善戰者,能為不可勝,不能使敵之必可勝。 故曰:勝可知而不可為。
  不可勝者,守也;可勝者,攻也。守則不足,攻則有餘。善守者,藏於九地之下;善攻者,動於九天之上;故能自保而全勝也。
   見勝不過眾人之所知,非善之善者也。 戰勝而天下曰善, 非善之善者也。 故舉秋毫不為多力,見日月不為明目, 聞雷霆不為聰耳。古之所謂善戰者,勝於易勝者也。故善戰者之勝也,無智名,無勇功,故其戰勝不忒;不忒者,其所指必勝,勝已敗者也。故善戰者,立於不敗之地,而不失敵之敗也。 是故勝兵先勝而後求戰,敗兵先戰而後求勝。善用兵者,修道而保法,故能為勝敗之政。
  兵法:一曰度,二曰量,三曰數,四曰稱,五曰勝。地生度,度生量,量生數,數生稱,稱生勝。故勝兵若以鎰稱銖,敗兵若以銖稱鎰。勝者之戰民也,若決積水於千仞之溪者,形也。

●譯文部分:

  孫子說:從前那些善於用兵打仗的人,總是預先創造不被敵人戰勝的條件,來等待可以戰勝敵人的時機。做到不被敵人戰勝,全靠自己的主觀努力,能否戰勝敵人,則在於敵人是否有隙可乘。

所以,善於用兵打仗的人,能夠做到不被敵人戰勝,而不能做到使敵人必定被我所戰勝。所以說:勝利是可以預見的,卻是不 可單憑主觀願望而強求的。
  要想不被敵人戰勝,應該注重防守;想要戰勝敵人,則應該採取進攻。實行防守,是因為實力不足,取勝的條件不充分;采 取進攻,是因為實力強大,取勝的條件有餘。善於防守的軍隊,隱藏自己就像藏于深不可知的地下一樣,無跡可尋;善於進攻的軍隊,展開兵力就像從九霄突然降下,勢不可擋。所以,善防善攻的軍隊,既能保全自己,又能獲得全勝。
  預見勝利不超過一般人的見識,不能算是高明中最高明的。打了勝仗而普天之 下都說好的,並不是最理想的勝利。
這就像能舉起秋毫那樣細小的東西算不上力氣大,
能看見太陽月亮算不上眼睛明亮,
能聽見雷霆的聲音算不上耳朵靈敏一樣。
古時候所說的善於用兵打仗的人,是指那些總能戰勝容易被打敗的敵人的人。因此,這些善於用兵打仗的人取得了勝利,沒有足智多謀的名聲,也沒有勇猛善戰的功勞。
這是因為他們的勝利不是偶然的,絕對不會有差錯的。之所以不會有差錯,是由於他們所採用的作戰措施建立在必勝的基礎上,戰勝的是那些已經陷於必敗境地的敵人。
所以,善於用兵打仗的人,總是使自己立於不敗之地,而從不放過任何可以打敗敵人的機會。
因此,打勝仗的軍隊總是先取得必勝的條件,然後才尋找機會 與敵人交戰;打敗仗的軍隊總是先與敵人交戰,然後在戰爭中企圖僥倖取勝。
善於用兵打仗的人,能夠修明政治,明確法度,所以能夠掌握決定戰爭勝負的主動權。
   兵法中,用來衡量勝負的因素,一是“度”,二是“量”,三是“數”,四是“稱”,五是“勝”。
敵我雙方所處地域的不同,產生土地幅員大小的“度”;
敵我 地幅的大小,產生雙方人口和物質資源多少的“量";敵我人口和物質資源的不同產生雙方軍隊和兵員多少的“數”;
敵我軍隊和兵員的不同,產生了雙方軍事實力強弱的“稱";
敵我軍事實力的不同,最終決定了戰爭的誰勝誰負。
所以,勝利的軍隊對於失敗的軍隊,就像用鎰 (一鎰等於24兩)與銖(一兩等於24銖)相比較,佔有絕對優勢;而失敗的軍隊對於勝利的軍隊,就像用銖與鎰相比較,處於絕對的劣勢。
打勝仗的一方,指揮士兵作戰,就像從萬丈高山頂上決開積蓄起來的水流,順山澗直瀉而下,其勢銳不可擋。這正是強大 實力的表現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