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戰第二 譯文

作戰第二

●古文部分:

  孫子曰:凡用兵之法,馳車千駟,革車千乘,帶甲十萬,千里饋糧,則內外之費,賓客之用,膠漆之財,車甲之奉,日費千金,然後十萬之師舉矣。
  其用戰也勝,久則鈍兵挫銳,攻城則力屈,久暴師則國用不足。夫鈍兵挫銳,屈利殫貨,則諸侯乘其弊而起,雖有智者,不能善其後矣。故兵聞拙速,未睹巧之久也。夫兵久而國利者,未之有也。故不盡知用兵之害者,則不能盡知用兵之利也。
  善用兵者,役不在籍,糧不三載;取用於國,因糧於敵。故軍食可足也。
  國之貧於師者遠輸,遠輸則百姓貧。近於師者貴賣,貴賣則百姓財竭,財竭則急於丘役。力屈、財殫、中原內虛於家。百姓之費,十去其七;公家之費,破車、罷馬、甲胄、失弩、戟楯、蔽櫓、丘牛、大車,十去其六。
  故智將務食於敵。食敵一鍾,當吾二十鍾;芨杆一石,當吾二十石。
  故殺敵者,怒也;取敵之利者,貨也。故車戰得車十乘以上,賞其先得者,而更其旌旗,車雜而乘之,卒善而養之,是謂勝敵而益強。
  故兵貴勝,不貴久。
  故知兵之將,民之司命,國家安危之主也。
●譯文部分:

  孫子說:大凡用兵作戰,一般的規律是要動用戰車千輛,輜重車千輛,集結軍隊十萬,還要千里運送軍糧,那麼,前方後方的經費,招待使節賓客的開支,維修作戰器材的消耗,車輛兵甲保養補充的花銷,每天都需要耗費數目巨大的資金,然後十萬大軍才能出動。
   動用如此龐大的軍隊作戰,就需要力爭速勝。曠日持久就會使軍隊疲憊,銳氣受挫,攻打城池就會使戰鬥力耗盡,軍隊長期在外作戰,將會使國家財力難以為繼。

 如果軍隊疲憊,銳氣受挫,戰鬥力耗盡,國家經濟枯竭,那麼別的諸侯國就會乘此危機而發起進攻。到那時,即使有再高明能幹的人,也無法挽回危局了。
  所以,用兵作戰只聽說過寧可指揮笨拙而但求速勝速決的事,還沒有見過為講究指揮工巧而使戰爭曠日持久的現象。戰爭久拖不決而對國家有利的情形,從來不曾有過。
因此,不完全瞭解用兵之弊害的人,也就不可能真正認識到用兵益處。
  善於用兵的人,兵員絕不再次徵集,糧草不會多次運送。武器裝備由國內取用,糧食飼料則在敵國補充,這樣,軍隊的糧食供應就可滿足作戰需求了。
   國家因戰爭而陷於貧困的一個原因,是向出征部隊遠端運送物資。遠端運輸必然導致百姓的貧窮。
臨近軍隊駐地的地區,物價必然高漲;物價高漲就會使百姓財富枯竭。
國家財力枯竭,就必然導致加重徭役賦稅的徵用。軍力耗盡,財力枯竭,國內便會出現十室九空,普遍的貧窮。
人民群眾的財產,將因戰爭而耗去十分之七;國家的財富,也會由於車輛的損壞,馬匹的疲病(罷,同“疲”),盔甲服裝、箭羽弓弩、槍戟盾牌、車蔽大櫓(蔽櫓,攻城用的器具)的製作補充,輜重車輛 的徵調,而耗去十分之六。
  所以,高明的將帥總是力求在敵國解決糧草的供應問題。 吃掉敵國的一鍾糧食,相當於從本國運送二十鍾糧食,耗費敵國的一石草料(忌,,音jì,豆禾的杆),等於從本國運送二十石草料。
   要使士兵英勇殺敵,就應該激起他們對敵人的仇恨;要想奪取敵人的軍需物資,就要對爭先士卒進行物質獎勵。
所以,在戰車中,凡是繳獲敵人戰車十輛以上的, 就要獎勵最先奪得戰車的人,並且將被繳的敵車換上我軍的旗幟,混合編入自己的戰車行列。
對於被俘虜的敵軍士卒,要善待他們並保證給予充足的供養,為我所用。這就是所說的戰勝了敵人,也使自己更為強大了。
  所以,用兵打仗貴在速戰速決,而不宜曠日持久。
  懂得用兵之道的將帥,是民眾生死的掌握者,是國家安危最重要的角色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