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形第十 譯文

地形第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●古文部分:

孫子曰:地形有通者,有挂者,有支者,有隘者,有險者,有遠者。
我可以往,彼可以來,曰通;
通形者,先居高陽,利糧道,以戰則利。
可以往,難以返,曰挂。
挂形者,敵無備,出而勝之;
敵若有備,出而不勝,難以返,不利。
我出而不利,彼出而不利,曰支。
支形者,敵雖利我,我無出也,
引而去,令敵半出而擊之,利。
隘形者,我先居之,必盈之以待敵;
若敵先居之,盈而勿從,不盈而從之。
險形者,我先居之,必居高陽以待敵;
若敵先居之,引而去之,勿從也。
遠形者,勢均難以挑戰,戰而不利。
凡此六者,地之道也,將之至任,不可不察也。

故兵有走者,有弛者,有陷者,有崩者,有亂者,有北者。
凡此六者,非天之災,將之過也。
夫勢均,以一擊十,曰走;卒強吏弱,曰弛;吏強卒弱,曰陷;
大吏怒而不服,遇敵懟而自戰,將不知其能,曰崩。
將弱不嚴,教道不明,吏卒無常,陳兵縱橫,曰亂。
將不能料敵,以少合眾,以弱擊強,兵無選鋒,曰北。
凡此六者,敗之道也,將之至任,不可不察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夫地形者,兵之助也。料敵制勝,計險阨遠近,上將之道也。
知此而用戰者,必勝;不知此而用戰者,必敗。
故戰道必勝,主曰無戰,必戰可也;戰道不勝,主曰必戰,無戰可也。
故進不求名,退不避罪,唯民是保,而利合於主,國之寶也。

視卒如嬰兒,故可與之赴深谿;視卒如愛子,故可與之俱死。
愛而不能令,厚而不能使,亂而不能治,譬如驕子,不可用也。
知吾卒之可以擊,而不知敵之不可擊,勝之半也;
知敵之可擊,而不知吾卒之不可擊,勝之半也;
知敵之可擊,知吾卒之可以擊,
而不知地形之不可以戰,勝之半也。故知兵者,動而不迷,舉而不窮。故曰:
知彼知己,勝乃不殆;知天知地,勝乃可全。

 

●譯文部分:

   

孫子說:地形有通形、掛形、支形、隘形、險形、遠形六種。

我可以去、敵也可以來的,叫通形。在通形地區,要搶先佔領隆高朝陽之處駐紮,並確保糧道暢通。這樣再與敵交戰就較有利。

可以前往而難以返回的,叫掛形。在掛形地區,敵若無 備,就迅速出擊而戰勝它;敵若有備,出擊而不能取勝,又難以返回,就不利了。

我方出擊不利,敵人出擊也不利的,叫支形。在支形地區,敵雖以利誘我,我也不要出擊,而率眾撤離,待敵人出來一半時再攻擊它,這樣有利。

在隘形地區,我若首先佔領,一定要封鎖隘口以等待敵人的到來;如果敵人首先佔據,並已封鎖隘口,就不要去打它,若還沒有封鎖隘口,就可以打它。

在險形地區,我若首先佔領,一定要駐紮在隆高向陽之處,以待敵人到來;敵若首先佔領,那就率部離去,不要打它。

在遠形地區,雙方地勢均等,難以挑戰,戰也不利。

上述六條,是利用地形的一般原則,是將帥的重大責任所在,不可不認真考察研究的。

  軍事上有所謂"走"、"弛"、"陷"、"崩"、"亂"和"北"六種現象。這六種現象,並非由地理條件造成的禍害,而是由將帥的過失造成的。

凡敵我雙方地理形勢均等,但卻要以一擊十,這樣就必然會棄甲曳兵而逃,這叫"走"。

士卒豪悍而將佐懦弱,軍政弛壞,不能統轄管束,指揮鬆散無力,這叫"弛"。

將佐豪悍而士卒懦弱,一旦與敵交兵接戰,獨將佐奮力,則勢必為下所累而陷於敗沒,這叫" 陷"。

偏裨校佐怨怒而不服主將之命,遇敵忿而擅自出戰,主將又不知他的才能,如山自內部崩壞,這叫"崩"。

將帥懦弱缺乏威嚴,管理教育無章法,官兵關係緊張失常,布兵列陣又雜亂不整,這叫"亂"。

將帥不能正確判斷敵情,而以少擊眾、以弱擊強,潰圍決勝,又無選拔之精銳,那就必然要敗北,這叫"北"。

以上六種情況,都是造成戰爭失敗的原因,將帥的重大責任所在,是不可不認真考察研究的。

  地形是用兵打仗的輔助條件。正確判斷敵情以克敵制勝,考察地形地勢的險厄平易和算計道路的迂遠近便,這是高明的將帥所應懂得的道理和應掌握的法則。

明白這一點並用於指揮作戰,就一定能勝利;不明白這一點,去指揮作戰,就一定會失敗。

  按照一般作戰規律,如有必勝把握,即使國君不讓打,堅決打就是了,而無須聽從君命;

但據一般作戰規律,沒有必勝把握,即使國君要打,也可不顧君命而拒絕出戰。

所以,身為將帥,需進不求戰勝之名,退不避違命之罪,只求保全民眾的生命 財產和符合國君的根本利益就行,這樣的將帥才是國家最可寶貴的財富。

  看待士卒如同看待嬰兒一樣,那就可以和他們一起去共患難;看待士卒如同看待愛子一樣,那就可以和他們一起去同生死。但若一味厚養而不能使喚,一味寵愛而不能使他們聽從號令指揮,違法亂紀而不能整治,那就有如嬌生慣養的孩子,不能用來打仗了。

  只知道自己的部隊能打,而不知道敵人不可以打,勝利是沒有把握的;

只知道敵人可以打,而不知道自己部隊不能打,勝利也是沒有把握的;

知道敵人可以打,也知道自己部隊能打,但不知道地形不利於作戰,勝利也同樣是沒有把握的。

所以,懂得用兵打仗的人,他行動起來不會迷惑,策略措施能變化多端而不會窮竭。

所以說:瞭解對方,也瞭解自己,克敵制勝就不會出問題;如果再瞭解天時地利,那麼,勝利的取得就有絕對把握了

 

 
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