虛實第六 譯文

虛實第六
 
●古文部分:
 

孫子曰:

凡先處戰地而待敵者佚,後處戰地而趨戰者勞。
故善戰者,致人, 而不致於人。 
 

使敵人自至者,利之也;能使敵人不得至者,害之也。
故敵佚能勞之,飽能饑之,安能動之。
出其所不趨,趨其所不意,行千里而不勞者,行於無人之地也。
攻而必取者,攻其所不守也。守而必固者,守其所不攻也。
故善攻者,敵不知其所守;善守者,敵不知其所攻。
微乎微乎,至於無形;神乎神乎,至於無聲。故能為敵之司命。

進而不可禦者,衝其虛也;退而不可追者,速而不可及也。
故我欲戰,敵雖高壘深溝,不得不與我戰者,攻其所必救也。
我不欲戰,畫地而守之;敵不得與我戰者,乖其所之也。
故形人而我無形,則我專而散分。
我專為一,敵分為十,是以十攻其一也,則我眾而敵寡,
能以眾敵寡者,則吾之所與戰者,約矣。
吾所與戰之地不可知,不可知則敵所備者多,敵所備者多,則吾所與戰者,寡矣。
故備前則後寡,備後則前寡,備左則右寡,備右則左寡,無所不備,則無所不寡。
寡者,備人者也;眾者,使人備己者也。

故知戰之地,知戰之日,則可千里而會戰。
不知戰地,不知戰日,則左不能救右,右不能救左,
前不能救後,後不救前,而況遠者數十里,近者數里乎?
以吾度之,越人之兵雖多,亦奚益於敗勝哉?故曰:勝可為也。敵雖眾,可使無鬥。

故策之而知得失之計,作之而知動靜之理,
形之而知死生之地,角之而知有餘不足之處。
故形兵之極,至於無形;無形,則深間不能窺,智者不能謀。
因形而措勝於眾,眾不能知;
人皆知我所以勝之形,而莫知我所以制勝之形。
故其戰勝不復,而應形於無窮。

夫兵形象水。水之形,避高而趨下;兵之形,避實而擊虛。
水因地而制流,兵因敵而制勝。

故兵無常勢,水無常形,
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,謂之神。
故五行無常勝,四時無常位,日有短長,月有死生。

 

●譯文部分:

 

孫子說:凡首先到達會戰地點而等待敵人到來的,就主動安逸;後來到達戰地而倉促應戰的,就被動勞頓。所以,善於指揮作戰的人,總是調動敵人而不為敵人所調動。

是我用小利引誘它能使敵人自動來到我預設地點的的結果;

能使敵人不得到我預 設地點的,則是由於我使它感到有害的結果。

所以,敵若休整良好,閒適安逸,我就設法煩而擾之,使之勞倦;

敵若糧草豐足,我就設法使之饑困;

敵若安守自固,我就挑而擾之使不得安寧。我之所以能做到這些,都是由於我出擊的地方正是敵人必然往救的地方。

軍行千里而不受頓挫,是由於行進在敵人沒有設防的地方。

進攻必然取勝,是由於進攻敵人疏於防守的地方。防守必然牢固,是由於防守在敵人必來進攻的地方。

所以,善於進攻的人,能使敵人不知如何防守;善於防守的人,則能使敵人不知如何進攻。

真微妙啊,微妙得看不見形跡;真神秘啊,神秘到聽不到聲息。正因如此,所以才能成為敵人命運的主宰者。

發起進攻而使敵人不能抵禦,是由於衝擊其虛懈無備之處;主動撤離而使敵人無法 追擊,是由於動作迅速使它追趕不上。

因此,我若想決戰,敵人即使高壘深溝也不得不出來與我決戰,是由於進攻必赴救援的地方;我不想打,即使畫地自守,敵人也不得與我作戰,這是由於我的行動正好和敵人的意向相反。

所以,示偽形於敵,而我之真形則藏而不露,這樣,我方兵力即可集中在一起,而 敵人的兵力則分散到各處,這樣,就可以十倍的兵力去攻擊敵人,從而形成我眾敵寡的有利態勢。

我既做到以眾擊寡,那麼同我作戰的敵人就難於有所作為了。我與敵交戰的地方,事先不可使敵人知道;敵人不知道,防備的地方就多;防備的地方多,那麼同我作戰的敵人就少了。

所以說,防備前面,後面就寡弱;防備後面,前面 就寡弱;防備左邊,右邊就寡弱;防備右邊,左邊就寡弱;處處防備,就處處寡弱。

之所以寡弱,就是由於防備敵人而使兵力分散所致;之所以顯得眾多,乃是由於迫使敵人分兵備我所致。

   可見,預知交戰地點,預知交戰日期,就可不遠千里與敵會戰;但若預先不知交戰地點,也不知交戰日期,那就左翼不能救援右翼,右翼也不能救援左翼;前鋒不能救援後衛,後衛也不能救援前鋒,近者數裏尚且如此,更何況遠者數十裏呢!

 依我分析,越國的兵雖多,又何補益於決定戰爭的勝敗呢?所以說,勝利是可以爭取到的。敵人兵力雖多,也可以使其分散兵力無法與我戰鬥。

  通過籌畫謀算,去瞭解敵人作戰計畫的得失;

通過斥侯諜報,去掌握敵人的活動規律;

通過展示軍形,去察知敵人的虛實備虞狀況;

通過與敵作試探性的接觸,去摸清敵人兵力的強弱。

 故示形於敵至於極至,我軍的真形就可以完全隱藏起來,而不露任何形跡;既藏而不露,那麼,縱使潛伏極深的間諜也窺探不到我軍的底細,即使再有才智的人也無計可施。

由於根據具體情況靈活運用示形原則而取勝,即使將此勝利擺在眾人面前,眾人也不知其中之奧秘。人們可以看到我軍戰勝敵人的事實,但卻不知我軍之所以戰勝敵人的道理究竟在哪里。

所以,打了勝仗不要再重複老一套戰法,要根據不同情況,採取不同戰法,而應變無窮。

  對兵形的掌握運用,其規律就像水的流動一樣。

水的流動,是避開高處而流向低處;戰爭的勝利,乃是避開敵人牢固設防之處而進攻其虛懈薄弱之點。

水因地勢的高低而決定其流向,用兵作戰則是根據不同的敵情而決定不同的制勝之策。

所以, 用兵作戰,既無一成不變的戰場態勢,也無一定的作戰方式,能根據敵情變化而取勝的,才可叫做用兵如神。

"五行"相生相剋,沒有哪一個固定是勝者;"四時" 推移代謝,也沒有哪一個固定不變。

白天有長有短,月亮則有圓有缺。
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